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点映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回复: 0

《旷野歌声》 完整已更新 免费观看 免费观看 完整 高清完整观看

[复制链接]

8万

主题

8万

帖子

2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52791
发表于 2021-10-21 05: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 信公众号:【娱乐地盘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获取百度云高清资源+在线观看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扫描下面二维码,从此追剧不是梦!!!



旷野歌声     

这部40多分钟的短片由杨晓分为几章。故事片的结构和纪录片内容,结尾的“编剧”和演员名单很容易让观众感到困惑。你很难给它贴上“故事片”或“纪录片”的标签。杨晓不喜欢那些充满“真实”的纪录片——创造的“客观性”和毫无疑问的“真实性”只是另一种权威吗?在他看来,这样一个现实的神话偏离了纪录片的起源


《欢叙》是一种将真实材料与作者逻辑联系起来的叙事结构——就像世界上任何纪录片一样,不同的是,有些人选择尽可能地隐藏纪录片的装置和设计痕迹,而杨晓则选择更多地揭露它们。生活在多民族地区的杨晓经常感到一种“分裂”。更多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住的地方和别人没什么不同。街上或路上的人,无论是汉族还是壮族,看起来都一样。粤西地区的少数民族更多地不符合外界对“硬汉、保姆”的刻板印象,但他们并不排斥这层标签给他们带来的意想不到的“保护效应”;然而,当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地的旅游城市属性开始显现,民族服饰和美丽山川镶嵌的景观又成为一个“真实”和“日常”的时候,分裂的感觉变得强烈



杨晓有一种感觉,真实的经历已经失败,剩下的都是虚构的。杨晓的壮族朋友说:“现在没有民歌了,只有在风景区。”。这一观察,结合德勒兹和瓜塔里的“少数民族文学”概念作为杨孝的方法论,促使他拍摄了《欢遗址》


“歌市文化”在环市集中的是壮族人聚集在森林里演唱的壮族民歌。一方面,民歌作为一种意象和幻觉,已经成为景观社会的装饰——“营造中产阶级生活”。根据欢市一次房地产宣传的主要思路,当“中产阶级生活”作为一种假象出售,壮族民歌作为一种装饰同时出现时,一场混乱的戏剧就产生了;另一方面,由于城市的管理和建设,唱民歌的人从山林迁移到水泥林,由于他们不能在城市唱民歌而搬到农村。然后在微信群中通过语音和视频唱民歌,一次换位置。民歌像游击队一样在不同的空间逃逸,改变并无助地消亡。会讲壮语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唱民歌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除非是制作宣传片的时候,找两个年轻人来学点东西



杨晓分享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在拍摄过程中,摄制组来到了一个小镇上的白裤瑶博物馆。在博物馆里,他们听到了白裤瑶人自己讲述的国家“非官方历史”,这与“以前的人在葬礼上吃尸体”的轶事相似。虽然它在国内代代相传,但听起来很像西方殖民地对土著人的论述。这并不清楚未知的机会,只是与桓遗址有一点互文性



远离钢筋混凝土山脉和森林的“环遗址”是颓废的,充满诗意的娱乐场所。壮族民歌原本是“浪漫之歌”,歌曲中有男女的爱情故事,符合人们对“欢”的第一印象,是主流叙事中“不在桌子上”的自娱自乐。展会从迷雾森林转移到微信群,微信群有一个平方英寸的手机屏幕。它被坚硬的现代化包裹着,穿上了一件自我虚构的糖果外套。没有人知道民歌未来会走向何方
03
走出高山
衡量信仰和家乡的重量



《野外歌唱》导演特别编辑版
陈东南来到云南,有着著名作品《小水井》的苗族村寨。起初,他刚接手一家房地产开发商的拍摄工作,但出人意料地留下来并开始拍摄一部独立纪录片长达六年多
六年多的结果是在荒野中歌唱



在19世纪,英国牧师博格利来到今天的小水井村。在那之后的100年里,大量的苗族人因为同样的信仰聚集在这里。小水景的合唱团其实是一个走出山前的合唱团。小水井苗族人民在这里为自己的信仰歌功颂德
合唱团成员鼓掌欢迎领导视察,唱起了"欢迎您的指导";;合唱团在大城市演出,在电视综艺节目的舞台上演唱《妈妈咪呀》一段,但他们不知道歌词的意思,只是学会了发音;唱诗班去纽约唱歌,演出结束后的派对上挤满了前来与长指挥合影的人。。。这些段落很容易让观众产生一些情绪:这样的“外部凝视”会不会让小水镜里的人感到不舒服?陈东南导演的回答勾勒出了这些苗族人的真实写照






苗族人习惯于移民。他们脾气温和。他们已经习惯了“四处奔波”的多变生活。所有民族都不得不欺负他们。苗族人缺乏“我能安定下来”的安全感,但这使他们习惯于灵活。因此,即使唱诗班走出去,唱不出他们想唱的歌,村民们也可以接受,因为唱诗班给小井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在此之前,村里没有自来水
小水井村村民的生活非常简单,这对于习惯城市生活的人来说可能很困难。他们的主要收入来自种植玉米。大多数时候,除了玉米,食物的来源是用玉米交换日常大米,或者以易货的形式


苗族一直生活在山顶,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都很差,而汉族人住在山脚下。他们中的一些人崇拜山脚下的汉族人,但也有一些人害怕他们。县委的张部长不是一个专制的代表。村民们还感谢他把唱诗班带出了山,改善了小井里人们的生活质量。这些描述,以及观众的想象,似乎都不太正确——但话说回来,当物体感觉不到或不在意时,它们的构造和凝视有什么意义吗


说到底,,《荒野之歌》中没有多少激烈的矛盾。导演还故意将电影与“抵抗”、“戏剧”以及任何音量过大的大动作保持一定的距离。而每一个看过它的人也可以有自己的解读
你可以看到两个普通苗族青年平凡而安静的生活。他们说他们“记不起祖先的歌”和“他们从小唱的歌已经变了”,但他们仍然活着。内向温柔的建生一边喂猪一边轻声念着:“谦卑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哀悼者有福了,因为他们会得到安慰;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会继承土地。”






陈东南主任说,苗族人生活在边缘,随时可以离开一切,抓取必要的物品,然后“逃离”到一个新的地方居住。过去,苗族人是地主的长期工人。如果土地种植得太好,他们就会挨打。也许正因为如此,苗族人也粗心大意地种植食物,甚至在更换各种各样的猪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生活在边缘是免费的,因为你不需要融入主流价值观。也许这种特殊的自由让她在小水井村呆了六年



从两部电影《荒野之歌》和《桓遗址》中,不难发现,在中国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中,由于地理环境的影响,生活在内地西南和西北部、以农业为主的少数民族生活方式必然会发生重大变化。妇女的“日常生活”杀羊(2018,万马彩丹)
而少数民族导演有可能在国籍的基础上获得更多自由,这也在近年来的少数民族形象中得到了证明:2018年,电影《杀羊》中有两个同名“金霸”的男人由藏族代表导演万马才丹执导,著名导演王家卫监制,一个是将一只被汽车撞死的羊穿过无人区,另一个是决心复仇的杀手。这部电影在原西藏故事的基础上发展了独特的魔法美学;年轻的维吾尔族导演aymeti maimeti演奏的手风琴讲述了新疆普通年轻人的日常生活。一款买不到的手风琴和一件简单的事情,以简洁、高度程式化的美学和叙事受到粉丝们的喜爱



手风琴(2021年,艾梅蒂·梅梅蒂)“对于那些生活在乡村世界的人来说,城市就像一个自由的家园,充满诱惑;未来就像一个乌托邦。“农村是城市的另一方,少数民族是汉族的另一方,少数民族是多数民族的另一方,但不仅如此——在后现代主义的阴影下,人们自己也是他们周围的人和他们自己的其他人,但他们有着相同的命运
这一次,nowness还与导演杨晓和陈东南就他们好奇或富有同情心的少数民族文化进行了深入的交谈——诚然,这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汉族人写给汉族人的一篇文章,但我希望你能像我们一样读到《欢回》和《在荒野中歌唱》后,了解到少数民族的生活,也许这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遥远。归根结底,每个人都面临着相同的日常生活和变化——在字面意义下,少数人和多数人之间有着相同的歌声和微笑、悲伤和理性。我们需要的是一种从最基本的移情中解脱出来的好奇心和理解
02
用图像追求少数民族的诗意生活



《欢晖》预告片导演杨晓,一直从事故事片的创作。他是南方车站路边野餐和派对的执行董事,但焕辉则是另一回事,它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宝贵的窗口,让我们真正同情少数民族人民,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看或凝视
01
少数民族和多数民族
祛魅后的好奇和同情



桓晖(2021年,杨晓)
正如两部新片《荒野中的欢回》和《荒野中的宋》记录了少数民族的生活一样,很容易注意到“改变”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关键词——另一个例子是,在与《荒野中的宋》导演陈东南的对话中,她向我们提到了她在进入独立纪录片领域之初的影响,包括导演顾涛的《鄂温克三部曲》(奥鲁古亚、尤达汉和雨果的假日)。这些电影是中国人种学图像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记录了鄂温克族人民迅速变化的生活——例如,主角之一织女星,一个放荡不羁的传统鄂温克族猎人,谁总是对生态移民政策下的新生活感到不安


古达汉(2013,古道)
从外部看,公众对少数民族生活的理解仍需消除幻想。2017年的藏剧《冈仁博奇》讲述了一群人徒步磕头2000公里前往冈仁博奇朝圣的故事,创下了中国电影市场文艺片/艺术片的纪录,票房超过1亿
“冈仁博奇”这不是一部剥削性的奇观电影,但对于残酷的商业市场和大多数没有时间深入了解“朝圣”的观众来说,看起来好奇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冈仁博奇可能只是另一个香格里拉



同样,外人甚至西方人的目光也在注视着"野外歌唱"中的苗族合唱,,《还须》中反复成为地方电视台传统文化拍摄素材的壮族民歌,《乌达汗》中鄂温克族猎人的“新生活”是电视新闻的背景音。。。而旅游区常见的少数民族表演,直接来源于我们的生活经历,是“香格里拉囚犯”外国人的枷锁


《在荒野中歌唱》(2021,陈东南)
少数民族的形象也因其作者的身份而与众不同——欢遗址主任杨晓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汉族人,身边有许多壮族朋友;《荒野中的歌唱》导演陈东南误入苗族村寨小水井,住了六年;顾涛的母亲是满族人,父亲是汉族人。他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长大。。。然而,少数民族形象作家之间的区别并不简单和粗糙,这直接导致了对“自己”和“外人”的不同印象。
汉族导演“置身事外”有时更关注那些对少数民族不太关注的特殊故事,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些故事:“欢叙”处于叙事和纪录片的边缘,而《在荒野中歌唱》则有着集中于不同主题的克制记录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原本在山川中演唱的民歌由于无法在市区演唱而被迁往城市和农村。最后,壮族人将他们的“歌曲废墟”移动到手机上,在微信群中演唱丢失的民歌。在与广西分离的云南省,一个类比也发生了——小水井村的苗族合唱团走出了大山,从大山来到了城市,甚至于2018年在纽约登上了国际舞台


《在荒野中歌唱》(2021年,陈东南)——《欢叙》和《在荒野中歌唱》是杨晓和陈东南用电影《欢叙》和《在荒野中歌唱》记录的上述两个少数民族的文化生活故事。它们出现在第15届首届青年电影展上:作为短片《欢叙》“他入围了第一届电影节主要比赛的短片单元,并获得了“特别提名”的荣誉,而故事片《在荒野中歌唱》入围了今年的“惊艳处女作”和“最佳纪录片”两个单元——当然,对于普通观众来说,2021年的两部最新电影更为重要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 信公众号:【娱乐地盘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获取百度云高清资源+在线观看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扫描下面二维码,从此追剧不是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点映论坛 |Sitemap

GMT+8, 2021-11-29 11:30 , Processed in 0.134417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